首 页 新闻公告 捐赠项目 捐赠动态 董事风采 校企合作 信息公开  
 
敬学弘文 薪继火传——朱恩馀
【发布日期:2016-3-21】【作者: 发展办 】【来源: 发展办 】【字体 】【打印 关闭窗口

  朱恩馀先生,1932年出生于上海,长于苏州,祖籍扬州江都。香港翔龙有限公司董事长,苏州立锵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香港朱敬文奖学基金会主席,香港善源基金会会长,香港苏浙同乡会贷助学金委员会主任委员,苏州大学名誉董事。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苏州市、南京市、安庆市、广州市“荣誉市民”。

  早年奋斗,励精图治


  朱恩馀的父亲朱敬文自幼家境贫寒,只读了几年私塾,16岁随父母到上海,在面粉厂做学徒,利用晚上到夜校学文化,21岁进入德国孔士洋行做小职员,同时自学英语,是同行中的出类拔萃者。有感于幼年失学的痛苦,朱敬文先生立志帮助清贫、优秀的青少年争取求学机会,为国家培养人才。18岁时,他开始做助学工作。朱敬文30岁时创办的朱敬记进出口行的经营使得朱敬文先生有足够的财力可以把助学工作做大,他先后在苏州、常州、扬州举办中小学贷学金,在南京对大学生进行资助,抗战中创建了敬文义务小学,多次动员失学儿童免费入学,1965年,开始设立“敬文留美大学奖学金”,资助港生赴美留学,1985年,在香港成立 '朱敬文教育基金会',本着“为国储材,自助助人”的宗旨,基金会把目光转向祖国大陆高等学府。
  幼年的朱恩馀时常跟随父亲为助学工作各地奔波,在敬文先生捐资助学的熏陶下,他初步领悟到助学的深意,父亲奋斗和奉献的一生给他做了很好的榜样,为了将父亲奉献毕生的助学事业延续下去,朱恩馀也开始了自己的奋斗打拼。1953年朱恩馀赴英国留学时,父亲只给了一张船票,生活费用要靠自己打工。1959年朱恩馀获得曼彻斯特大学机械专业硕士学位,毕业返回香港,就职于中国冷气公司制造厂。他从基层做起,向工人师傅学习操作技术。经过两年的刻苦努力,埋头苦干,他在众多有经验、高学历的技术人员中脱颖而出,成为该厂首席技术骨干。
  1972年,朱恩馀在香港成立了自己的第一间公司——立德制衣厂(后改名为香港翔龙有限公司)。得益于在中国冷气公司时与美国客户打交道的经历,朱恩馀发现低端产品利润空间狭小,不是长久发展之道。于是,他果断地把目光瞄准高端市场,针对国际知名品牌,力拓德国、荷兰、俄罗斯等出口市场。
  1988年,朱恩馀在广州芳村成立广州立康制衣工业有限公司,经营策略坚持走高端路线。面对欧美出口门槛不断提高,很多企业受困于“成本高价格低,利润空间不断缩小”,处境日益艰难,而占据高端市场的立康早早走出了价格局限,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朱恩馀明智的抉择和战略为其企业日后的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也使朱敬文教育基金会有了更坚实的经济后盾。

重返苏州,惠泽故土


  对于朱恩馀先生来说,苏州是他的第二故乡,对这里,他有着别样的情结。朱恩馀的母亲杨畹珍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外公住在繁华的苏州老阊门东中市,朱恩馀十多岁时随其父亲往来于上海与苏州的外公家中。苏州的小街、小巷、小桥、风味小吃,都是朱恩馀美好的童年回忆。1981年,朱恩馀来苏州探亲,商议搬迁朱幼山(朱敬文之父)坟墓事,由此而结识了苏州市侨办的张玲仙女士和陈忠尧主任。早年,朱幼山葬于木渎乌龙公墓,该公墓已被废弃。在张玲仙、杨月瑛(杨畹珍侄女)的努力下,朱恩馀找到了原来的墓址。通过侨办的努力,祖墓顺利地迁移安葬在东山华侨公墓。陈忠尧主任踏实清廉的作风,深得朱恩馀的赞许,因而与苏州侨办建立起互信关系。
  1992年,朱恩馀在苏州高新区投资100万美元成立了苏州立锵制衣有限公司,成为苏州高新区引进外资的第一家企业,打破了苏州市招商引资的僵局。在他的带领和联络下,更多的海外同乡、朋友陆续在苏州投资办厂,投资总额超过1亿美元。正是朱恩馀这样的华侨搭起了沟通世界的“桥”,才有了苏州高新区如今的发展规模。致富思源、热心国家建设一直是华侨华人的优良传统,这一点在朱恩馀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除了在苏州的工厂,朱恩馀将更多的精力和心血放在了支持苏州的教育、卫生等公益事业,尤其是在他主持朱敬文教育基金会后,将工作重心转向大陆,首先想到的就是支持苏州的教育事业。

为国储材,自助助人


  1986年,八十高龄的朱敬文先生年老多病,朱敬文教育基金会的工作由其长子朱恩馀先生主持,继续贯彻“为国储材”的助学宗旨,将这项事业不断发扬光大,似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使敬文事业后继有人,绵延八十多年,为祖国培养人才作出了巨大贡献。1983年,朱恩馀夫妇来苏州时参观了敬文义务小学(当时名为北寺塔小学),并捐助建造育才楼。出于对苏州特殊的情感,当朱恩馀领导的香港朱敬文教育基金会拟把助学工作转向大陆高等学校时,苏州大学自然就成为首选目标。朱恩馀夫妇曾先后三次到苏州大学调研,于1987年与苏州大学校长陈克潜达成协议,在苏州大学设立朱敬文奖助学金,1988年首次颁奖,给很多优秀的和家庭贫困的学子雪中送炭。由于对苏州大学工作甚为满意,朱恩馀因而要求朱敬文奖助学金工作逐步以苏大模式向省内高校推广。目前设有朱敬文奖助学金的高校计有苏州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扬州大学、徐州师范大学、南京中医药大学、安徽师范大学。虽然只有六所高等学校,但由于各校合并,实际上包含着合并前的16所高校,学生覆盖面达十多万人,2008年奖助学金额总数达406万元。二十多年来,朱敬文奖助学金对改进各校的学风、校风起着积极作用,在社会上取得了良好的声誉。各校涌现出一批优秀的莘莘学子,毕业后带着敬文精神,成为各方面的先进人物。


  朱恩馀重视德育教育,强调提高学生的素质,他认为奖助学金并不是捐一笔钱就算完成了任务,而是要及时了解,及时总结每年基金会都有人到各校,听取执行情况报告,召开学生座谈会和颁奖大会。朱恩馀鼓励学生自强,热爱祖国,振兴中华,受到学生们的热烈欢迎。在苏州大学敬文图书馆开馆仪式上,朱恩馀重申“慎防由西方吹来的精神污染”,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海外见闻,现身说法,劝喻青年学生在改革开放的时代背景之下,努力提高识别能力,自觉抵御外来不健康的东西;他鼓励同学们多看、多读、多学习中国的优秀历史文化以及传统的哲学思想,丰富我们专业知识,提高文化修养,充实精神生活;在苏州大学纪念朱敬文奖助学金设立二十周年大会上,他提出“富不传三代”,当代青年要在竞争中成长奋斗,做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他说:“父亲在祖国落后受难的情况下,想到的是要帮助中国老百姓,资助教育。”“如今中国不仅站起来了,而且在国际上有了一席之地。但我们千万不能忘乎所以,掉以轻心,因为国际上确有少数国家不是真心希望世界的东方出现一个强大、统一的中国。在国内,我们还有许多艰苦的工作要做。”他告诫青年:“生产发展了,还必须同时提高人们的道德水准,而不能只顾个人的利益,置国家利益于不顾。”
  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日益增强,朱恩馀愈来愈关心的是青年的思想教育和优秀品质的培养,认为只有做好这一点,中华民族才能走向繁荣昌盛。敬文精神在各校生根开花,朱敬文奖助学金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大陆有关各校设定时间最早、年投入资金最多、奖励面最广、影响最大的奖助学金,对各校无疑是巨大的鼓舞。各校都认真贯彻基金会的宗旨,评审做到公开、公正、公平。各校都把朱敬文奖助学金视为宝贵的教育资源,充分发挥其物质奖励和精神激励的双重作用,一方面弘扬敬文精神和基金会宗旨,使学生精神境界得到净化,培养高尚情操;另一方面设立品学兼优的评审标准,鼓励学生勤奋学习,热心公益,把自己培养成德才兼备的人。

  除了奖助学金,朱恩馀还十分重视图书馆的建设,基金会于1991年捐建苏州大学敬文图书馆,1995年捐建扬州大学敬文图书馆,1999年、2000年、2003年、2006年分别部分捐建徐州师范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南京中医药大学、安徽师范大学敬文图书馆,为青年学子营造良好的读书条件,使万名学子深受恩泽。此外,朱恩馀夫妇把助学范围进一步扩大,先后在苏州捐资敬文实小、平江实小、东山实小等15所小学。1994年,朱恩馀和谢玲玲注意到教育要从基础抓起,注资逾一亿元人民币启动支持农村小学的“筑基计划”,在苏北8个县解决小学危房问题,为江苏省成为全国第一个九年义务教育达标省作出了贡献,随后筑基计划又扩大至华南、华北、西北等地区,投资6.4亿支持广州教育事业,还在新疆开展助学,支持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朱恩馀资助的学校几乎遍及全国各地。从80年代起,连续20多年的时间,朱恩馀带领朱氏家族先后向苏州4所大专院校、一所小学等6个社会福利机构、30个单位、69个项目,捐赠折合人民币5800多万元,其中在江苏捐款就达1.5亿多元。
  敬文事业从朱老先生18岁持续至80岁,加上朱恩馀二十多年,两代人已延续了八十多年。由于朱恩馀及其家族的坚持和努力,二十多年来,朱敬文基金会资助大陆高校奖助学金和敬文图书馆已达一亿多元,数万名学子深受恩泽,基金会在大陆得到良好发展也开辟了基金会为祖国服务的新的领域,这正反映了侨胞、港胞的拳拳爱国之心。200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大会上,朱恩馀被邀请为天安门观礼台嘉宾参加庆典活动。


苏州大学董事会、教育发展基金会  中国江苏省苏州市十梓街1号